医院经营管理网

医管智库MEDICAL TUBE

首页>医管智库>领导艺术
任正非的领导艺术
提交者: 销瘦君 发表时间:2019-8-16 点击次数:144 来源:今日头条

2019年以来,遭遇美国政府“围追堵截”,但华为仍然实现了20%的增长,手机业务更是势头迅猛,前五个月即突破1亿台出货量,相比2018年实现这一数字提前了近50天。

 

华为成功背后的哲学和驱动力是什么?

 

任正非:钱分好了,管理的一大半问题就解决了

 

1994-2018年,任正非一直在准备

 

任正非:唯有惶者,方能生存!

 

让我们穿越时空看华为大幕如何徐徐展开,观任正非大家成长进化,向优秀学习,与时代共舞!

 

第一、领导者的性格品质决定团队气质

黄卫伟著的《以奋斗者为本》,讲述了华为管理层对企业管理具体问题和案例的讨论、争辩和反思,字里行间总能感受到华为人对崇高使命的执着追求与物我两忘的死磕精神。

 

到底这家公司有什么样的魔力让这一切发生?实际上,这背后是任正非的领导力在产生影响。

 

领导力自古就有,但什么是领导力呢?著名学者达夫特的研究表明:关于领导力的概念,学者们已经赋予“领导”这个术语多达350种定义,莫衷一是。

 

领导力教育排名第一的美国创新领导力中心指出,各种定义都包含三个共同要素:领导力本质上是一种影响他人的社会过程;领导者的性格决定领导风格;情境影响领导力的发挥。

 


任正非的八种性格品质

 

1998年到2018年,任正非总共发表了300余篇演讲稿,从这些讲话中,我们可以梳理出他的几大品质(参考著名管理专家王育琨总结):

 

谦卑;如履薄冰,严密周详的谨慎;如登高峰,慎终如始的敬畏;如做贵客,进退合度的居敬;如泄瀑布,积极向前的精进;如大草原,抱素守朴的素直;如旷山谷,空虚无边的广大;如初混沌,无所不容的包容。

 

这几种品质,实际上是老子在《道德经》第15章对得道高人的描述。

 

老子在这一章提出了圣人需要修持七种品质与两种能力:谨慎、敬畏、恭敬、精进、纯朴、广大、包容,以及化浊为清的沉静力和破堕通变的创生力,这里再加一种品质:谦卑。

 

1、精进

 

任正非时时刻刻念想着精进。聚焦当下,聚焦有限生命的瞬间,聚精会神于当下现场,无限的可能性就出现了。

 

甚至无穷宇宙的奥秘,都在当下的精进了。这样就拥有了勇猛精进无限的驱动力,任正非要给他的团队注入这样一种勇猛精进的力量。

 

他说:“面对着未来网络的变化,我们要持续创新。为世界进步而创造,为价值贡献而创新。

 

创新要有边界,我们要继续发扬针尖战略,用大压强原则,在大数据时代领先突破。要坚持不在非战略机会点消耗太多的战略竞争力量。

 

成功的美国公司,大多数是非常聚焦的。难道他们就不能堆出个蚂蚁包?为什么他们不去堆呢?当前,不是我们超越了时代需求,而是我们赶不上,尽管我们已经走在队伍的前面,还是不能真正满怀信心地说,我们是可以引领潮流的。

 

但,只要我们聚焦力量,就有希望做到不可替代”。

 

压强,聚焦,勇猛精进。精进只在当下。在这个毫无保留地投入当下的过程中,你会体会到一种奇妙的力量在你身体上集聚和汇涌。那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一种一个个极限突破后的爽朗。

 

2、素直

 

“无依则生”的任正非并不是一无所依。他凭借素直连通员工、客户与未来。

 

素直,是指做人做事不弯弯绕绕的纯粹。人们做事,常常拘泥于许多结论、框框和假设。结论与假设,有着很强劲的逻辑,我们就被那些逻辑给拘押了。

 

素直,可以与万事万物的机理相通,也就是随顺自然。纯然以他人心为心,以万事万物的心为心。

 

任正非看重素直。他把素直当做胜利的基础。素直在华为有具体含义:“我们持续成功的三个要素:

 

1.必须有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集团,这个核心集团,必须听得进去批评。

 

2.我们应该有一个严格有序的规则、制度,同时这个规则、制度是进取的。这个规则制度的重要特性就是确定性,这是我们对市场规律和公司运作规律的认识,规律的变化是缓慢的,所以,我们是以确定性来应对任何不确定性。

 

3.要拥有一个庞大的、勤劳的、勇敢的奋斗群体。这个群体的特征是善于学习

 

作为华为的领导集团,必须是开放的,必须是无私、无功、无名的践行者。一遇事,私我就出来弯弯绕,那就当不了领导。必须是像孩童那样,打开心扉,拥抱世界真相。

 

3、广大

 

人有了素直,就一定是广大的。不素直,不广大。广大了,必素直。广大,也就是不为一己的私利、功德、名声所侵染。

 

任正非已经站在了行业之外看行业,有了不一样的生命自觉:

 

“我们一定不要用在高速公路上扔一个小石子的办法,形成自己的独特优势。要像大禹治水一样,胸怀宽广地疏导。我们不能光关注竞争能力以及盈利增长,更要关注合作创造,共建一个世界统一标准的网络。

 

要接受上世纪火车所谓宽轨、米轨、标准轨距的教训,要使信息列车在全球快速、无碍流动。我们一定要坚信信息化应是一个全球统一的标准,网络的核心价值是互联互通,信息的核心价值在于有序的流通和共享。

 

而且也不是一两家公司能创造的,必须与全球的优势企业合作来贡献”。

 

在任正非话语的背后,有一种自然的美。寡头习惯于维系垄断。

 

维系垄断传统的手法是掌握一大批Know how的专利,给通行的管道设置一些别人无法拆解的障碍。任正非素直,他看到的是在一片混沌之中的实相:共融与共享。除了共融与共享,没有人可以垄断。

 

任正非有一颗广大的心,他可以跳出华为、行业、国家,俯瞰数码时代大系统的演化,那是一幅涉及文化、哲学等领域深刻变革的大画面。


 


4、包容

 

任正非转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因为轻信被骗走了200万,200万在今天仍然是一批巨大的金额,在当时更是一个天文数字。痛定思痛后开始反思,团队作战更具优势,所以,找来五个人成立了华为。

 

一个44岁创业的中年男人,一个历经人生冷暖的灵魂,来到了人生的正午,有了别样的视野。

 

任正非说:“我们在吸引社会高端人才的同时,更要关注干部、专家的内生成长,不要这个看不顺眼,那个看不顺眼,对做出贡献的员工,放手让他们发挥作用,试试看。我们要能接受有缺陷的完美。没有缺陷,是假的”。

 

常人只看到任正非火暴的性格,偏执狂似的创生,刻骨铭心的超越,却不知道,偏离只是表象。真正活在他内心的,是一刻接一刻的回归,一刻接一刻的平衡。

 

5、谦卑

 

任正非在引领华为追求梦想时,他非常清楚自己的不足,他从不认为自己无所不知。

 

在谈到他所具备的才能和特质时,总是强调:“我的知识并不是最丰富的的。”很显然,他拥有远大抱负和很强的执行力,但同时保有谦卑的心态。

 

尽管他的这种领导风格激励了很多人,引领公司渡过了转型期,但他还是经常讲:自己能力有限,在团结员工这方面远不如很多人认为的那样好。

 

他总是避免被扣上“传奇领袖”的帽子,而是强调没有艰苦奋斗,就没有华为的成功。

 

同样,任正非不是一个技术专家,这早在华为成立之初就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但他从不认为这是劣势。

 

相反,他认为这恰恰是他的优势,因为他坚信,他的组织才能加上其他高管和员工的IT背景,定能创造奇迹。

 

任正非曾说过:“我不懂技术,不过我可以让大家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他取长补短,求贤若渴,逐步提高华为产品和服务质量,由此赢得广泛赞誉。

 


6、谨慎

 

华为2014年登上全球电信设备商的巅峰时,华为一家的盈利,比二三四名加在一起还要多。

 

当誉满全球之时,任正非在华为2015年市场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说:华为还担不起世界领袖的担子。一如古人说:势无常也,仁者勿持。势伏凶也,智者不矜。

 

他深知,华为一飞冲天,稍一疏忽就会掉入深渊。他深怕团队因为登上老大的位置而合不上数码时代的旋律。

 

他在一次讲话中,提起了瓦萨号的典故:因国王的好大喜功和暴躁,虽然建成了17世纪装备最全、武装程度最高的战船,但处女航出海10分钟就沉没了。

 

他说:“我们要吸取‘瓦萨’号战舰沉默的教训”。战舰的目的就是为了作战,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

 

“在变革中,我们要避免画蛇添足,使流程繁琐。变革的目的要始终围绕为客户创造价值,不能为客户直接和间接创造价值的部门是多余部门,流程是多余的流程,人是多余的人。我们要紧紧围绕价值创造,来简化我们的组织和流程”。

 

任正非深知,天性的自由需要谨慎来护持。现实中的人们,常常事情就要成功了,却不可挽回的失败了,关键就是缺乏这份谨慎。

 

一如老子所说:“民之从事,常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7、敬畏。

 

得过两次抑郁症的任正非,头脑中有一幅恐怖的画面:绳索捆绑住了自己的天性,循规蹈矩浑浑噩噩一生。

 

他生怕在数码时代的大变革中,因为满脑子的标准尺度,把生命中许多创造性的力量束缚住了。

 

任正非相信每一个人都有灵魂旨意。他在华为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唤醒每个人的生命意识,让每个人有良知,并绽放自我超越的天性。

 

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良知会把握“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的底线。

 

如果一味顺着自己的喜好,不顾惜公司整体力量,不顾惜周边人的利益和感受,看上去是顺应天性,实际上是为恶。

 

当今在强烈的贪欲激荡下,人们忘了敬畏。敬畏一个事物的本真和天性,敬畏自然形成的条理,就不会伤害到我们的身心。

 

一切事败,多出于轻慢,一切轻慢皆是少了敬畏。

 


8、居敬

 

这个时代通行的生命法则是:“无依则生,有一则活”,对一事一物、对一人一言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居敬品质,一种对人对事心存敬意的生命状态。犹如到人家做客,合乎人家成文不成文的要求。

 

让一头狮子闯进瓷器店的做法肯定不行。合规意识是一种恭敬心,渗透到行动的方方面面,也是诸种关系的润滑油。而对于公司和社会的运行,合规意识的居敬尤其重要。

 

第二、领导者决定风向

俞敏洪在2019年新东方年度获奖者见面会上谈到了领导者的作用,他说:

 

任何一个组织都需要引领者,没有引领者的组织将会失去方向,失去勇气和斗志。一个国家是这样,一个企业机构也是如此。

 

不管一个国家的制度多么完善,他们都在呼唤着伟大的领导者。

 

美国的制度一直比较完善,从美国建国到今天二百多年,这个制度保障了美国的底线,保障了美国的稳定,也保障了美国的正常运营。但是,美国历史上一次又一次伟大的变革和进步,都是来源于引领者。比如,华盛顿、林肯、罗斯福、里根等。

 

中国之所以有改革开放四十年这么伟大的成就,首先来自于伟大的邓小平,以及在邓小平之后的每一位领导人,是他们在不断支持改革开放和走向全球化。

 

华为也是如此,作为一家成立之初就在家门口遇到挑战的私营企业,能够成功抵御各种负面影响,取得骄人成绩,离不开这艘大船背后的掌舵者任正非。

 

任正非领导力的核心在于他非常清楚华为的目标。他看到的是人类发展的大势;他要做的是,顺乎这个大势,把他领导下的18万人引入这个大势,心无旁骛地向前奔跑,汇成一股洪流。

 

华为30多年来,聚焦在一个目标上持续奋斗,从没有动摇过。华为只有几十人时就坚定不移地对准通信领域这个城墙口进攻,现在几十万人还是对着这个城墙口冲锋。任正非说。

 

每年1000多亿的弹药量炮轰这个城墙口,研发近600亿,市场服务500亿到600亿,最终让华为在多个方面领先于世界,这就是力出一孔的威力。

 

任正非充满激情,努力将公司目标转化为公司愿景,将华为发展成为国际领先企业。

 

在实现公司愿景的过程中,他不断证明了自己的战略规划能力,根据公司面临的挑战适当调整愿景。他总是关注未来,很少停留在过去。

 

他的管理有一点至关重要:虽然他推崇灵活应变的理念,但从来不会偏离公司的目标和价值观。

 

“力出一孔”是华为长期坚持的战略原则,“利出一孔”是华为对高级干部和骨干员工的严格要求。

 

任正非能用批判的眼光审视过去的成功,同时也能识别未来十年将面临的挑战。所以,华为通常以十年为周期制定发展计划,而竞争对手爱立信和摩托罗拉等通常按财季或财年制定发展计划。

 

华为每个阶段(约为十年)都会有特定的关注点和战略,比如第一阶段(1987年至1997年),华为处于初创初期,公司一片混沌。要想生存下来,唯有艰苦奋战,提高服务质量。

 

第二阶段(1997年到2007年),华为不惜花费上亿元的巨资与IBM合作,在IBM及顶尖咨询机构普华永道的协助下,华为建立了在国内能够说是最美国的流程化管理。

 

以产品和推广为例:

 

任何产品一经立项,随即建立商场、研制、效劳、制作、财政、收购、质量等人员组成的“混成团队”(PDT),对产品的整个开发过程进行全面管理。

 

通过效劳、制作、财政、收购等后端部分的提早介入,在产品设计阶段就充分考虑到了能制作、好装置、易保护等后续需求。

 

产品一经推出,全流程各个环节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以保证随时满意客户可能呈现的任何需求。

 

这样的流程安排,摆脱了本来各部分各自为战的分裂状况,有效地避免了部分之间的推诿扯皮现象,公司的运营功率、产品质量与效劳水平也在整个流程的推动下敏捷进步。

 

这一阶段与IBM的合作,用任正非的话说:混乱得以消除,秩序得以确立。他认为第二阶段,要穿美国鞋,如果不合脚,有时需要削足适履。可以看出,任正非对此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他的全球抱负依然是生存与发展。

 

在第三阶段,即2007年至今,华为的战略是简化管理,吸引优秀人才,通过有效创新成就客户梦想。任正非担心第二阶段的模式会导致决策不够高效。

 

与第一个混乱的阶段相比,在第二阶段决策周期更长,有人担心,华为会失去创新的魄力和勇气。因此,第三阶段聚焦简化管理,在结构化的管理框架下允许一些混乱,从而激发创新。

 


三、领导者的综合素质决定团队的综合素质

任正非转业之前在军队中就已经做到了副团长的位置,在他后来的创业中,这种军人行事风格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和提高。

 

这着重表现在对组织体系的建设和队伍的培养上。

 

1.狼性的团队建设

 

无论从超强执行力的精兵组织销售代表,还是攻克克难的研发队伍,都是具有狼性文化的,以奋斗者为本,末位淘汰,给足动机。

 

“之”字型的将军选拨,将军的选择一定要从一线中来,没有一线的实践经验的,绝不能当将军,因为只有一线才了解业务,才最懂得客户需求,才能落实华为的“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

 

2.管理思想与哲学

 

俞敏洪在2019年新东方年度获奖者见面会上还谈到:

 

引领者有两种人,一种是权力引领者,即你手中拥有权力,所以你引领。在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他们都是权力引领者。因为他们有权力,家天下。

 

还有一种引领者,叫思想引领者,或者叫影响力引领者。这些引领者不一定要有任何权力,也不一定有任何岗位,但他们依然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走向。

 

毫无疑问,任正非属于后者。他对华为的影响主要靠的是自己的管理思想和哲学。

 

通过企业文化的灌输,日日讲,月月讲,年年讲,使得“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开放,妥协,灰度”的企业文化已经深入18万员工骨髓和灵魂,所以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客户,客户已经成为他们心中的董事会主席。

 

3.强大的学习能力

 

“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这话是其父任摩逊对任正非讲的,时间是1967年,任正非23岁,正在上重庆建筑工程学院。

 

1)、向一切先进的国家、政体、企业、个人学习

 

任正非在90年代的时候,每年拿出2000万让员工出国考察学习,去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瑞士、瑞典等,学习这些先进国家的文化、经验、制度、管理、技术等,然后形成总结,进行传递。

 

94年赴美考察散记中说:

 

马克思在100多年以前就说过,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什么神仙皇帝,中国人要富强,必须靠自己,越是繁荣的社会,越发展科技;

 

越发展科技,越重视教育;越重视教育,越人才辈出;

 

越人才辈出,经济越繁荣,这就是一个良性的教育-科技-繁荣-科技-教育-人才-科技-繁荣的良性循环圈,是一个正反馈系统。

 

华为现在的治理机制也吸取了美国的政体以及英国君主立宪政体的优势,美国政体强调制衡,三权分立,在制度上强调自由,所以一旦自由,就是科技的发达和创新的涌起。

 

英国的政体君主立宪强调保守,但是保守才是稳定的,所以英国光荣革命之后没有流一滴血,发展得非常稳定。

 

华为综合吸取营养,成立了华为的治理体系,董事会轮值,CEO轮值,持股委员会等。

 

2)、思考能力非常重要

 

作为一个领袖,任正非坚持自我批判、慎思笃行。他有一句话常被引用:思考能力是最重要的。

 

任正非所说的思考能力,不单单是指人的一项重要能力,而是华为文化的精髓。

 

他认为员工智慧是华为最珍贵的资产。唯有通过思考,才能连点成线,制定灵活的愿景和战略。任正非坚信,只有具备大视野,才能作出明智的战略决策。

 

而且,这种战略需要将思考能力与全员学习结合起来。华为大力投资营造好的学习氛围,鼓励员工进行思想碰撞。以史为鉴,可以引导采取行动,树立信念,创造未来。

 

有人说,领导力是一朵花,不知道长什么样,但当你看见他时,就知道长什么样了。

 

马云说,领导力是由使命决定,大部分人因为看见,所以相信,领导力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领导力意味着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

 

3)、在学习这件事上,任正非一直都是饥渴的。

 

大学期间:将高数的习题练习册从头到尾温习了两遍,在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简易逻辑和哲学等学科上下了苦工,甚至还选修了三门外语,并将四本厚厚的《毛泽东选集》奉为瑰,手不释卷。

 

闲暇之余不断阅读着品味着,慢慢吸取其中的精华,在伟人的思想里吸取着人生的永恒的积极能量。此外任正非还非常喜欢德国军事家克劳塞维茨《战争论》,使得早年被军事智慧洗礼,使他日后在商场博弈中也更有底气。

 

领导力不是地位和权力,它是一种实在、方向明确、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影响力。多年来,华为人在任正非的影响下,保证了华为的健康发展,而这正是任正非领导力的影响吧!

点赞 收藏

当前输入字数0个,您还可继续输入140

扫一扫

关闭

1请填写注册信息

2注册成功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同意医院经营管理网使用条款  和  隐私条款

关闭

看不清?换一张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返回首页